腰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腰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今年棉价一路狂跌喜喜忧忧话棉价棉花地豆子

发布时间:2020-11-04 13:02:55 阅读: 来源:腰果厂家

今年棉价一路狂跌喜喜忧忧话棉价棉花

才翻过新年,棉价便一路狂跌。眼见饱蘸着夏日雨露的棉花茁壮成长,一个丰收年又要到来,人们又将再一次接受棉价的考验——低迷的棉价会对棉农产生什么影响?对棉产区的纺织企业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棉价会出现怎样的走势?人们的心态怎样?

带着这些问题,连日来,记者采访了中国三大产棉区之一的新疆一些主产棉区。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石河子总场泉水地五连职工陈宗英,去年种了420多亩棉花,籽棉单产达到400多公斤,每公斤10.3元人民币出手,扣除成本等,净挣60多万元。陈说:“种了大半辈子棉花,想都没想过一下能挣这么多钱。相当于十年植棉收入的总和。”

“那时每天看着上涨的棉价,心直跳。钱装到口袋里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总感觉这很离谱。”陈流露出忐忑不安的神色。

郭骏志去年种了三种作物400多亩,棉花单产比陈宗英的高,仅此一项,净挣80余万。在高兴之余,为今后棉花市场担忧。

他说:去年的高价,让种植成本跟着一起涨,水涨船高,特别是劳务成本,上去了就下不来,劳务成本的预期过高,对我们来说不是件好事。

郭告诉记者,去年劳力价格最高时,每小时9元钱,而今天已经涨到了每小时14元。

泉水地五连连长杨兵介绍说,五连有正播面积7217亩,近几年来基本上都种棉花。去年全连总产籽棉2900吨,平均单产380公斤。全连有职工92名,植棉职均收入达到9万元,较往年高出一倍还多,这在历史是绝无仅有的。

他认为,站在棉农角度看,当然是棉价越高越好;但从市场长期健康的角度看,去年的棉价是过高了。当时的预计价格在7元/公斤上下,谁想到会突破10元呢。2003年7.4元/公斤――8元/公斤,2008年4.8元/公斤,这样的大起大落,仅凭棉农的力量,根本无法抵御市场的风险。

杨连长说,去年如此高的棉价,肯定会让纺纱、织布、成衣等企业成本加大,会使很多企业扛不住,停产破产都有可能——而这一定会给来年的棉花收购价格带来影响,过低的价格又会影响棉农的种棉积极性。

他们希望价格相对稳定,既让棉农增产增收,也有利于纺织企业的发展。

人们预测今年的棉花收购价:虽然现在价格低了些,新棉下来时的价格谁也说不谁!

“我们心里也没底。”陈宗英说,“照这样的趋势,开秤时5元1公斤,今年这棉花就白种了!”

相比棉农,石河子的纺织企业显得很平静。

近年来,国内纺织巨头雄峰、华芳、华孚、如意、弘生、爱立泽等纷纷落户于石河子经济开发区,其棉纺生产规模达到年200万锭。

其中雄峰集团在石河子投资的天盛纺织有限公司生产规模达到125万锭。

该公司董事长何新荣介绍说,天盛一年消化皮棉10多万吨,而石河子垦区全年皮棉总产35万吨左右。

这些年来,无论棉花价高价低,天盛基本上没有仓储棉花。其原因,企业身在产棉大区,基本不愁棉源,仓储棉会造成棉花品质下降;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石河子政府在原棉保障机制上采取了特殊政策,由当地最大的棉花经营公司银力集团与用棉企业签订供棉合同,使企业避免棉价波动造成的冲击。

该公司采供部副主任李永胜以去年为例,在棉价被炒到近30000元/吨时,银力集团给天盛的棉价为24900元/吨到25300元/吨。他说,这样的保护政策对石河子的纺织企业抵御风险起了屏障作用。因此,不管今年棉价怎么波动,有了保护屏障,企业自然会安然许多。

何新荣说,天盛没考虑过趁低价收储棉花的计划。

新疆兵团农二师永兴公司是农二师棉花购销经营为主的公司。该公司党党委书记周逸介绍说,去年,农二师垦区棉花总产4万余吨。这边从团场收进,那边就被企业买走,到去年12月底,就没有了库存——过去从没有过这种情况。永兴以26000元/吨的价格从团场收购,加了一点手续费后出手;最初担心难卖,出乎意料的是供不应求——不少企年初订货3吨,结果要10吨——他们拿到棉花立即加价转手,获利不菲。

周书记说,起初担心挨骂,战战兢兢地请买房吃饭,没想到这些纺织企业对涨价并不在意,他们说,水涨船高,棉花涨,我们的纱也涨。

同为纺织企业和棉花收购企业,处境却大不同。

阿克苏西部棉业近来很是着急,公司负责人说:去年怕收不到棉花,在32000元/吨收购了3000吨皮棉,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一直在卖皮棉,到4月底还有近三分之二没卖出,虽然国家每吨给400元的运费补贴,低于32000元,赔定了。

在哈密做了十多年棉花生意的棉商李女士,去年以近30000元/吨的价位收进几万吨皮棉,今年初看到价格骤然下降,以26000元出手,由于火车皮紧张,运不出,现在还压了一万多吨。

据了解,到4月底全疆仍有近70万吨皮棉等待出疆。乌鲁木齐铁路部门称,石油等其他大宗商品外运占用大量车皮,发往主产棉区南疆的车皮量有限,因此,短时间内无法满足棉花外运。

“去年收购的棉花中有一部分是贷款收购来的,还贷压力很大,现在眼看去年价格上涨带来的利润,因棉花积压卖不出而一天天在摊薄。”阿克苏一棉花加工厂负责人瓦哈乐·买买提说,如果手中的压的棉花卖不出去,今年会减少新棉的收购量。

目前,许多棉商的想法和买买提一样。

上古灵域手机游戏

仙灵外传单机版

九珑诀九游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