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腰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电商卖家失联九江3家快递公司受牵连

发布时间:2020-03-04 11:59:25 阅读: 来源:腰果厂家

拖欠140万元快递费,还借了60万元

一电商卖家失联

九江3家快递公司受牵连其中1家急得挥起了拳头

核心提示

电商的兴起带旺了快递业务。按理,电商与快递企业互惠互利,两者当和谐共处。然而,1月11日,九江申通快递却对一电商卖家主管挥起了拳头。这是怎么回事呢?

欠下200万元巨债 一电商卖家失联

这家天猫电商卖家法人是徐某,他注册了两家公司,开了两家网店,分别是思幽旗舰店和咪娅韩装旗舰店。1月12日,自称是两家网店卖家主管的吴某出现在浔阳晚报记者眼前时,十分狼狈,他的头部和左眼裹了一层又一层医用纱布。说起受伤经过,吴某似乎非常憋屈:我又不是法人,他(快递公司)讨债应该找我们的法人,怎么找我,还打了我呢?

据吴某介绍,老板徐某委托他管理九江区域的业务。因为公司出现了状况,资不抵债,如今徐某不知下落,留下200万元的巨债,九江申通、韵达和中通这3家快递企业深受其害。其中140万元是3家快递公司被拖欠的快递费,60万元是九江申通快递此前借给徐某的。

去年12月份,快递公司上门讨债,徐某便与吴某、工作人员余某一起给快递公司出具了200万元的欠条。不久,徐某不知去向,手机也打不通了。根据吴某提供的电话,记者拨打徐某手机,语音提示该号码已停机。

3家快递公司讨债 电商主管挨揍

电商企业法人失联,快递公司追债本无可厚非,那么,作为电商主管的吴某怎么挨揍了?说起受伤经过,吴某认为自己成了替罪羊,1月10日,申通快递在酒店开房,通知我们过去协商处理此事。我当时以为见面说清楚就行,哪知对方执意要我还钱,并且在当天晚上8点多,坚持要求我们先凑齐15万元,我拿不出来,他们便逼迫我将衣服脱得只剩内裤。11日晚上我们报警后,双方发生了冲突,对方就动粗打人,拳头砸过来,将我的左眼和左额都打伤了。我不是公司法人,如果法院认定我有偿还债务的义务,我也愿意承担,但我只是公司元老级的员工,快递公司不应该找我要钱啊!

吴某心有余悸地告诉记者,作为电商主管,自己无奈被卷入了这场债务纠纷的漩涡,个人挨揍受痛也就算了,但现在最担心家人受牵连,说不定他们哪天也会遭遇快递公司的威胁。

巨债一时追讨无望 快递公司老总怒急揍人

为了核实吴某所讲述的事情,记者随后在庐山区找到了九江申通快递办公点。说起打人一事,该快递公司徐总经理并未回避,去年12月底,我借给徐某现金60万元。到现在为止,他们网店共欠我们三家快递公司200万元钱,都打了欠条。根据欠条,徐某承担100万元还款责任,吴某和同事余某共担100万元债务。当时说好今年1月10日先付15万元,结果那天,吴某和余某两个人来时,只带了2万元。我想他们至少还有点诚意,也没打算为难他们。但吴某答应去借钱,还说好了11日补齐15万元,结果不但没补上这笔钱,还冷不丁地说了一句这钱分5年还,就这句话激怒了我,我就打了他一拳。快过年了,我的员工工资、奖金总得发呀。

在与记者交流中,九江申通快递公司徐总经理反复强调吴某其实就是徐某所在的电商企业的股东之一,我们每张快递单上都有吴某的签名,所有快递单都是以他的名义发货的。以前汇快递费给我们的也是他。他绝对是股东,假如不是股东,他作为普通员工怎会和同事承担100万元债务?让九江申通快递公司徐总经理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吴某所在的电商企业生意一直很好,除掉借来的60万现金外,光欠下的快递费就有140万元,我分析他们的销售额理应在500万元以上,这里面是有一定的利润空间的。怎么会欠债呢?

记者 陈姝含

烟台工服订制

日照制作工服

济南西装制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