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腰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上租来的男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44:46 阅读: 来源:腰果厂家

不堪催促

租个男友回家哄父母

1982年春天,王霄晨出生在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她从小就聪明伶俐、开朗活泼,是个漂亮、独立的女孩。2004年夏天,王霄晨大学毕业后,考取了美国某著名商学院的MBA,经过三年多的刻苦攻读,于2008年3月毕业,并拿到硕士学位。早在实习期间,王霄晨就被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一家国际知名化妆品集团公司聘用。2008年夏天,她被公司派到上海,担任公司大中华区的行政助理。2009年11月,27岁的王霄晨又被任命为公司东北区营销总监,年薪20万美元,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金领丽人。

王霄晨的工作地点在沈阳,离老家鞍山很近。此时,她的父母已经退休在家,见宝贝女儿事业有成,老人心里十分欣慰。但眼看着女儿年纪越来越大,她的终身大事却让他们头疼不已。因此,自打王霄晨回国之后,他们便开始不断地催促女儿赶紧找个男朋友,并多方打听,亲自替女儿物色人选,“逼”着王霄晨去相亲。但是,一连相了十好几个,其中不乏政府官员、大学教授和身价千万的富豪老板,王霄晨却没有一个中意的。

王霄晨频频相亲却没有结果,其中固然有工作繁忙、没有心情顾及情感问题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她曾在大学期间感情上受过伤害。从此,她再也不敢相信爱情。可是,她又不想惹父母生气,只好这样表面上敷衍他们一下。虽然母亲常常为此抹眼泪,可是成天忙得要命的她,又哪有时间去谈男朋友呢?对此,她也很是伤脑筋。

2010年10月底的一天晚上,王霄晨下班后在上网浏览网页,突然被某网站上的一则新闻吸引住了一一那上面说,一位在北京某合资企业工作的单身女白领,为了哄父母开心,国庆长假期间花钱雇了一位帅气的小伙子,做为临时的“男朋友”带回老家……她灵光一闪:这是个挺不错的办法,为什么我不可以试一试呢?真把“男友”带回去了,父母也就不会整天唠叨个没完了。

主意是不错,可到底该上哪去找这样一位“临时男友”呢?北京那个女孩是在网上找的,王霄晨平时工作很忙,根本没时间发帖子、泡论坛,看来得另外想办法。

周末,王霄晨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了沈阳当地一家有名的家政服务中心,咨询对方有没有“租赁男友”这样的业务,结果对方的答复是完全没有问题。说办就办,王霄晨当时就把自己的要求和想法说了,并谈妥了具体的薪酬。与此同时,她还草拟了一份详细的“租赁合同”,规定了双方各自履行的责任和义务。

拟好合同后,家政服务中心指派了一个名叫潘文峰的业务经理具体负责。潘文峰看上去很年轻,1. 80米的个子,英俊干练,平时话不多但不乏幽默感,在家政中心已经工作了两年。

令王霄晨没想到的是,虽然家政中心的工作效率很高,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给她推荐了多名小伙子供其选择,但候选者中不是相貌不如人意,就是感觉性格不好,没有一个令她感到满意的。眼看着新年就要到了,雇男友的事还没有着落,王霄晨一时大为苦恼。忽然,她想起了潘文峰。潘文峰年轻、帅气、有幽默感,而且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交往,她还发现他朴实、真诚、敬业,如果选他,父母一定会满意的!

于是,2010年12月下旬的一天,王霄晨下班后把潘文峰约到一家咖啡厅,向他说明了自己的想法。潘文峰觉得有些意外,他想了想,然后笑着说:“既然王小姐看得起我,那我这个‘玻璃’姑且就暂时冒充一下‘钻石’吧!”

12月31日,王霄晨带着潘文峰回鞍山见父母。在她的授意下,潘文峰自我介绍说他在沈阳高新区一家科技开发公司工作。潘文峰左一个“伯父”、右一个“伯母”地叫着,还殷勤地帮着二老忙里忙外。见这位未来的女婿不但人长得帅,又腿勤嘴甜,王霄晨的父母都笑开了花,直夸女儿有眼光。

再假成真

“临时男友”走进心扉

自此,每隔一段时间,王霄晨就要带着潘文峰回家,过一个其乐融融的周末。

通过一段时间的交往,王霄晨了解到,现年25岁的潘文峰家在黑龙江佳木斯的农村,母亲去世得早,父亲又身体有病,家里还有一对双胞胎的妹妹在上学,经济十分困难。为了挣钱供养两个妹妹读书,他高中毕业后放弃了念大学的机会,离开家乡来到沈阳闯荡,先后干过装修工、超市理货员,还做过广告公司的业务员。在艰难的生活中,他并没有甘于命运的安排,而是通过自考获得了大专文凭,现在正自修本科。他在家政中心打工,虽说职务是业务经理,可每个月的薪水并不高,只有两千元左右。因为王霄晨提供的半年三万元的报酬实在诱人,这才吸引他来做这个“临时男友”的……在了解到这些情况后,王霄晨不禁对潘文峰多了几分欣赏。

潘文峰在跟王霄晨的交往中,不仅很好地完成了一个“临时男友”的义务,还为王霄晨做了许多协议书中没有的事情。比如2011年4月9日这天,王霄晨的母亲过生日,全家人决定利用周末的机会一起去千山旅游。王霄晨的父母一致要求潘文峰同去,这个要求已经完全超出了协议规定,让王霄晨颇感为难,但她没想到自己一开口,潘文峰没有提任何要求就很爽快地答应了。而且在整个旅游途中,他把王霄晨一家三口照顾得无微不至。下山的时候,王霄晨不慎扭伤了脚,潘文峰一路搀扶着她。回到家后,他又买来红花油细心地为她按摩伤处。这种细致、体贴的关怀,令王霄晨孤寂如一潭死水的内心顿时漾起了层层涟漪。

发现内心的这种变化后,连王霄晨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爱上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学历又比自己低的男人,这怎么可能呢? 尽管爱意在悄悄萌生,可王霄晨并未表露出来,她还想再观察一下潘文峰的人品。过了一段时间,潘文峰的父亲胃出血需要动手术,潘文峰东拼西凑了5000元钱,还差一些,于是他找到王霄晨,跟她商量能否先预支3000元“工资”。王霄晨当场拿出5000元给他,说是自己的一点心意,不算在报酬里面。潘文峰却不肯接受,只拿了3000元,还坚持给她打了借条。通过这件事,王霄晨看到了潘文峰身上诚实、质朴的一面,更加坚信自己的眼光没错。

既然心里萌生了爱意,王霄晨就再也没有心思去为自己物色“正牌的男友”了,而是开始有意督促潘文峰努力提升自身的品位和综合素质,为将来做打算。平日里,她有意带着潘文峰去出席一些正式的社交场合,让他感受以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并劝说他辞去家政中心的工作,去大学深造,学习经济管理,为将来邀游商海积蓄能量。

然而,尽管是出于好心,可王霄晨的这种不明就里的“改造”方式,却让自尊心很强的潘文峰一时间觉得压力很大,内心十分反感。

霸道“逼”爱

拖欠酬金险酿官司

转眼间,半年的协议期就快到了。2011年五一节期间,王霄晨按照约定付给了潘文峰一半的酬劳,然后拿出刚买的一对价值不菲的瑞士机械情侣表,要将那块男式的送给他,说:“文峰,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和你在一起,我们全家人都感觉很快乐。我真的希望,这种快乐的感觉能在自己的生活中一直持续下去。”

可出乎她所料,潘文峰并没有接受她的礼物,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不必,那都是我应该做的。”其实,潘文峰早已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王霄晨对自己的变化,但他觉得两人身份、学历相差悬殊,跟她这样的女人在一起,压力实在很大。而且王霄晨年纪比自己大,将来谈婚论嫁更是不太合适。于是他委婉地表示,自己考虑考虑,再做决定。

转眼到了2011年6月底,协议期满。按照规定,王霄晨应当在6月30日前向潘文峰支付最后一笔15000元的酬金,正式解除协议。可偏偏在这个时候,王霄晨的父母已经催她早些确定婚期了。协议一解除,如果父母知道了真相,自己怎么向他们交代?王霄晨一时间心烦意乱。

如果不支付潘文峰剩下的15000元钱,还愁他不来找自己吗?王霄晨无奈之下,决定采用“缓兵之计”,用“欠薪”的办法慢慢逼他就范。于是,在协议到期后,她并没有按照合同规定付给潘文峰最后的15000元钱,而是另拟了一份协议书,提出与潘文峰再续签半年时间,还在协议书中新增了不许潘文峰在协议期间找女朋友等内容,将酬金也提高到了五万元。她想以此来“拴”住潘文峰。但当她把新的协议书交给潘文峰时,潘文峰却拒绝了。王霄晨有些不甘心地问: “难道我开的条件还不够好吗?还是跟我在一起你很不快乐?”潘文峰摇头说: “都不是。你的收入再高,也是靠自己的智慧和辛劳换来的。既然已经知道我们没有结果,我就不应该让你白白浪费钱财和精力。”

王霄晨听得哭笑不得,对潘文峰真是又爱又恨。爱的是,由此她更加了解到潘文峰是一个有强烈责任感的男人,对他更加不舍;恨的是,对方居然是个榆木疙瘩脑袋,如此的执拗和不解风情。后来,王霄晨只好借口最近手头紧,等几天再付给他钱。

2011年8月,潘文峰的父亲出现手术后严重感染,住进了医院,急需一笔钱。他找到王霄晨,希望她遵守协议付给他15000元钱。因为自尊心作祟,他没有把父亲生病住院的事情告诉王霄晨。正好王霄晨的父母一直催她带潘文峰回家吃饭,王霄晨为了给父母一个交代,便假意让潘文峰跟自己一起回家拿钱。潘文峰被逼无奈,只好答应。

但是,到家后,王霄晨考虑到付完了钱就可能再也约不出来潘文峰了,便只是象征性地付给了他2000元钱。后来,她又几次“逼”着潘文峰跟她一起回家,继续扮演自己男友的角色,每次仅付给他500元钱。这让潘文峰心里十分不满。

到11月中旬,王霄晨依然没有支付余下的钱。潘文峰终于忍无可忍,决定用法律的手段为自己讨回欠薪。了解情况后,律师劝他“以和为贵”,先不要急着起诉。随后,律师约访了王霄晨。王霄晨没想到自己的“逼”爱行为给潘文峰带来了这样的伤害,心里感到十分歉疚。2011年11月23日,她及时向潘文峰付清了全部的欠薪。

柳暗花明

用心沟通换来幸福牵手

此后的一段时间,潘文峰在王家消失了。王霄晨的父母觉得奇怪,便一再逼问女儿是不是跟潘文峰闹矛盾了。王霄晨无奈之下,于是谎称潘文峰被调到外地去工作了。2012年春节,潘文峰还是没有出现,这一下王母可坐不住了,她便向王霄晨要潘文峰的联系电话,打算亲自打电话找潘文峰问个究竟。时止今日,王霄晨觉得再也没办法隐瞒下去了,就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告诉了父母。

父母听得瞠目结舌。两位老人都特别喜欢潘文峰,在知道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后,他们并没有因潘文峰贫寒的家庭而轻视他,反倒是一致鼓励女儿把握机会,努力想办法打开小伙子的心扉。

父母的一席话,让王霄晨茅塞顿开。她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发现自己此前的确有很多地方都做得不好。

假期结束回到沈阳后,王霄晨给潘文峰打了个电话,真诚地向他道歉。两个多月没联系,潘文峰接到王霄晨的电话,也感到一丝意外的惊喜。面对王霄晨的一片真诚,他也由衷地对她给自己的诸多帮助表示感谢。王霄晨听后,便以玩笑的口吻说:“是吗?既然是这样,那你就找个时间请我去喝咖啡吧!”潘文峰爽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下班后,两人在滨河路附近的一家酒吧见面了,整个晚上聊得都非常愉快。此后,每隔几天,王霄晨都要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潘文峰。2012年5月中旬,王霄晨利用到哈尔滨出差的机会,不顾旅途奔波的劳累,特地抽时间去了一趟佳木斯潘文峰的老家,看望潘文峰的两个妹妹和他生病的父亲。潘文峰知道后,内心非常感动。随着了解的加深,两人之间渐渐有了一种知音的感觉。

2012年7月21日,潘文峰接受王霄晨一家的邀请来到鞍山,在王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但是23日返回沈阳后,潘文峰突然患上了急性肠炎,上吐下泻,几乎虚脱。王霄晨赶忙把他送到医院治疗,并一直守在床边悉心照料。出院后,不管每天工作多忙,王霄晨都要给潘文峰送去亲手煲制的美味靓汤。看着王霄晨忙碌的身影,潘文峰被感动了。他越发确定,王霄晨确实是一个值得用全部身心去爱的女人。能遇见她,是自己最大的幸运。这样想着,潘文峰暗暗下了决心:为了她,为了一生的幸福,自己更要不断地努力,来一个全面的提升!

2012年12月12日,潘文峰和王霄晨终于幸福地挽手迈上了婚姻的红地毯。在婚礼现场,潘文峰小心地为王霄晨戴上一枚漂亮的铂金钻戒,并轻轻一吻,深情地注视着她说: “我现在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上帝把最美丽、最圣洁的白雪公主,恩赐给了我这个幸运的‘小矮人’。霄晨,你放心,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珍惜、呵护你!”被幸福包围着的王霄晨,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她眼中含着泪,连连点头,然后轻轻偎进潘文峰那宽厚、温暖的怀抱……

崩坏学园2安卓版本

第7装甲师下载

城池攻坚战官方版

魔神战纪公益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