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腰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时脱口而出的我们敬老院其实是他做义工的地方【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20:32:10 阅读: 来源:腰果厂家

罗建国推着老人到院里晒太阳。

“我自己真的没啥,我们院长才真是不容易,自己是个残疾人,不仅办敬老院,让老人们老有所养,还‘捡’了很多残疾人。”“我们敬老院住的大部分是老人,还有肢体残疾的、智力残疾的,护理的人年龄也都大了,推轮椅上下台阶也费劲,特别希望有更多爱心人士去做义工。”……11月10日,记者跟随罗建国前往太原市清徐县孟封镇的云华敬老院时,他不时脱口而出的“我们敬老院”,其实只是他做义工的地方。一路上,他念叨着院里的老人,哪位老人爱抽烟,哪位残疾人是院长“捡”回来的,哪位老人家里是个啥情况,如数家珍。罗建国,太原市2017年度身边好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904工厂的一名普通员工,今年44岁。从2011年开始,他去云华敬老院做义工,7年来只要周末没啥事,他都在那里度过,给老人们买吃的、送衣服、帮忙推轮椅。他最大的心愿是,能有更多热心人来这里做义工。

他经常去云华敬老院做义工

10日,罗建国带有意献爱心的朋友一起去敬老院,从太原市中心到孟封镇,车开了足足一小时。但对于罗建国来说,一小时已经算是短的了。因为自己不开车,他去敬老院只能坐公交车,没有直达车,还得倒车,去一趟光路上来回就得4小时。就算打车,他也得用将近一小时。10时30分,车到了敬老院附近,远远地,就能看到两位老人站在门口。原来,老人们知道他要过去,早早地就在门口等上了。敬老院院子很大,进门直走没多久就看到一个小喷泉。“哎呀,几秒钟没看你,咋就把脚伸进水里了。”院长董云华迎上来,还没来得及说话,扭头就看见一位70岁左右的老人把脚伸进喷泉水里,赶紧上前把老人拉出来,脚上的鞋、裤腿都湿了。“他脑子有问题,这是要到水里‘洗鞋’呢。”董云华有些无奈。这位老人则笑嘻嘻的,一点都没觉得自己的举动有啥不对,也没觉得这个季节的水有多冰冷。大门正对的是一个新建的楼房,上面挂的牌子是“孟封村老年日间照料中心”,楼门紧闭,门前有几位村里的老人坐在凳子上晒太阳。新楼左侧,是一个3层的建筑。“老人们都住在旧楼里。”罗建国说,一进楼门,记者就看到大厅里有两名坐着轮椅的老汉,一位老人的两条裤管空荡荡的,另一位也有一条裤腿是空的。进门右侧的走廊里,此时阳光正好,窗户前还有两台轮椅,是两名患小儿麻痹的老太太,她们正在这里晒太阳。说话间,一名看上去不到20岁的大男孩走了进来。“看上去挺好吧,其实,他的智力和5岁孩子一样。”罗建国叹了口气说,敬老院里还有一家三口都是智力残疾的,“院里的人主要分三部分,一部分是正常交费来养老的人,一部分是没有儿女的五保户,还有一部分就是院长捡来的智力残疾的、肢体残疾的人。院长曾经被严重烧伤,自己是个残疾人,还要照顾这么多人,特别不容易。”这也是2011年罗建国偶然陪朋友来这里探望亲戚,看到敬老院的情况后,就经常过来做义工的原因。

推轮椅上下台阶他做起来很娴熟

一看到罗建国,两条裤管空空的老人脸上就浮现出了笑容。“我推你出去晒晒太阳吧。”听到罗建国的话,老人点了点头。“我要不来,他们想出去晒太阳都很困难。”罗建国说,这里比较偏僻,敬老院是非盈利民办机构,能够给护工发的工资也有限,所以这里的护工是附近村里的,年龄也大了,推轮椅上下台阶就有些困难,“年轻人谁愿意来这里呀,平时老人们只能在走廊里晒太阳。”他说。一出楼门,就是两级台阶,旁边虽然也有坡道,但因为太窄,轮椅很难挤过去。走到台阶前,罗建国转过身子,倒着往后退,小心翼翼地把轮椅倒着拉下来,整个动作娴熟流畅。“你要抽根烟吗?”到了室外,罗建国问老人,老人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看起来很开心。递给老人一根烟,罗建国告诉记者,老人年龄大了,院长怕他们在房间里抽烟,不小心起火灾,平时都不让抽烟,所以他过来时兜里都会揣盒烟,“也不敢多给他们,就给一根,看着他们抽完了掐灭了。”老人在院里晒了半个多小时太阳,罗建国准备再把他推回去。走着走着,他突然倒转过来,把轮椅往前拉。记者这才留意到,脚下有个约3厘米高的小圪塄,倒着拉轮椅没有那么颠。“单位没什么事的话,他每个周末都来,风雨无阻。”说话的是同样经常来敬老院做义工的“薛姐”。“薛姐”60岁了,清徐本地人,因为都来做义工,和罗建国很熟悉,“小罗来这里六七年了,对院里的情况、老人的情况都特别熟悉。”来了敬老院,除了推轮椅、陪老人们聊天,罗建国还是个“螺丝钉”,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在食堂,他熟络地和厨师们打招呼,帮忙端饭、盛饭,“有时候厨师家里有点事,咱做不了饭,打打杂总是可以的。”他说。

他希望有更多人来陪陪老人们

打扫庭院、修剪花草、洗碗刷锅、清理住所……罗建国说自己就是个普通人,没什么钱,不能帮敬老院多大忙,能做的就是一点小事。“小事坚持做下来不容易。”“薛姐”说,云华敬老院里,经常会有人过来捐款捐物,确实,捐财物对敬老院的维持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坚持做这些小事更考验一个人,“很多人是不愿意做这些小事的。”其实,罗建国除了帮忙干活外,还尽自己所能帮助老人们,他发动同学、朋友、同事和他一起看望老人,组织捐衣捐物,有时还会集中组织几个老人一起过生日,虽然礼物可能只是几箱牛奶、几包香烟,却能让这些孤苦老人的心暖和起来。距离敬老院100多米处,有一个便利店,便利店的一角是个彩票投注站。这个投注站是罗建国为了帮助敬老院,说服弟弟从太原市区迁过来的。“当时想的是解决部分护工子女的就业问题,让他们能在敬老院安心工作。另一方面,虽然投注站的收益不多,也可以按一定比例捐给敬老院,帮助老人们改善生活。”从繁华市区到了相对偏远的孟封镇,罗建国坦言收入受到了影响,不过,当初并没有考虑这么多,现在也不后悔。周末都献给了敬老院,还要捐款捐物,家人同意吗?罗建国说,爱人和孩子都很支持,有时候会和他一起来帮忙。“小罗不容易,前几年他爱人去北京了,他周末都是带着孩子来的。”董云华说。原来,罗建国的爱人前几年到北京读研究生,他平时又当爹又当妈,就这也没有耽误来敬老院。周末,早上7点多,他就带着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一起坐公交车来敬老院。“对孩子来说,这是一种教育和锻炼。对老人们来说,人多了也会热闹一些。”罗建国说,敬老院里,老人们的吃穿不是问题,但因为亲人长期不在身边,他们特别需要与人交流,受人尊敬。与太原市区的养老院相比,这里比较偏僻,来做义工的人也少,所以,他特别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关注这里,来这里陪陪老人们。

本报记者 滑艳兵

○编后

今年7月14日起,本报推出“我们身边的好人”栏目,采访报道了部分2017年度太原市“身边好人”,没有丰功伟绩,一件件小事打动着记者,也带给读者许多感动。做好事的路从来没有尽头,身边的好人永远是层出不穷。今天,“我们身边的好人”栏目将告一段落,但我们仍将关注那些身体力行做好事的人们,传递正能量,传递阳光和温暖。

新服皇图霸业

傲世龙城

妖怪正传

相关阅读